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中梵协议及拿破仑与比约七世协议

时间:2019-01-04  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 点击:

来自中国北方的作者,阐述梵蒂冈和中国教会,如何重温法国教会在革命和拿破仑帝国时期的经历。 这种比较在细节上是惊人的恰当: 对教区进行重组;国家权力高于教会的权力; (正式) 接受教宗;完全控制宗教活动;旨在移除主教和不愿「转化」的(地下)神父。
   北京 (亚洲新闻) - 中国和教廷之间的协议,与拿破仑和教宗比约七世签署的协定非常相似。令人惊讶的恰当程度,竟然在许多方面都是切合: 教区的重组;权力高于教会;(官式) 承认教宗;完全控制宗教活动;消除主教和「未经宣认」的 (地下) 神父。作者李若翰 (化名) 来自中国北方的学者。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当非法成为合法》。

《当非法成为合法》

本月12日,看到网上流传的照片在钓鱼台国宾馆教廷特使切利总主教左拥右抱两位主教,呈献给世人一副其乐融融,温馨无比的画面。昭告教廷在华的合一大业已然初步告成,可喜可贺。切利总主教功不可没,只是未能多停留数日参加在南京召开的纪念自选自圣六十周年大会,不能与一众与会主教分享心得,聆听领导训话,此诚憾事!

公布的新闻来看,教宗赋予曾被绝罚的七位主教管理教区的全权,正式任命他们为正权主教,原地下主教要么退休,要么退为辅礼主教。这就是这份至今不能公开的协议的成果之一,看到这个结果不禁让人想到历史上另一份政教协定1801年法国拿破仑与教廷签署的政教协定。要了解这份协定就要首先回顾当时的时代背景,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革命党人在掌握权利后,天主教会成了革命党人首先打击的目标,无论吉伦特派还是雅格宾派都推行了严厉的迫害教会政策,法国教会承受了血与火的考验。1790年7 月12 日革命党人颁布《神职公民组织法案》核心条款包括第一重新划分法国的教区。在大革命之前法国拥有134个教区,大革命时期透过这个革命法案宣布将合并天主教教区。将原有教区按照法国行政区域重新划分合并,合并之后变成51个教区。第二、主教自选自圣。法国将设立一个首席主教,所有的主教都要从法兰西的首席主教中领受圣职。主教将由教区神职选举产生,主教的选举由神职人员和地方代表进行,平信徒可以参与主教的选举。第三、法国的首席主教由法国政府提名,不再由教宗任命。第四、非常重要的是法兰西境内所有神职人员包括主教和神父必须要宣发一个誓言,叫“忠诚誓言”。只有在宣发这个誓言之后,法国的神职才可以公开履行职务,拒绝宣发誓言者当处于非法状态,将不被法国国家所认可。他们将是革命的敌人,将要接受法律的惩处。当时法国131位主教,134个教区,三个教区主教空缺。131位主教中只有四位主教签字,四位主教当中又有两位是已经还俗的人士,其中包括塔列朗,后来被法国革命政府任命为首席主教,主持了一系列的祝圣事件。法国大约十万名司铎中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宣誓加入了公民誓约,但是还有三分之二的神职拒绝加入,这批人形成了非宣誓派。而法国的信友开始离开教堂,他们拒绝从宣誓的神职手中领受圣事。而那些拒绝宣誓的神职则转而走入了法国的乡间,他们在教友家中秘密地举行弥撒圣事,形成了法国非宣誓派的神职。一时之间法国形成了两个教会,一个是在公开的教堂中宣誓派的神职,一个是分布在广大乡村甚至在城市教友家中,他们秘密地举行弥撒,这批人被称之为非法司铎。革命党人开始大肆搜捕这些拒绝宣誓的司铎,很多司铎被捕入狱。很多司铎亦惨死于革命党的屠刀之下,稍微了解教会历史的都会知道这一时期的殉道者们。

这种激进狂热的迫害政策,终究无法从根本上消灭教会,但是却造成了法国教会的分裂。1799年11月9日,拿破仑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建立了以他为中心的执政府。他是一个标准的政治实用主义者,他曾说:“在法国管理民众,我就是天主教徒,;统治埃及,那我就是穆斯林;如果要统治圣地耶路撒冷,我就要重建撒罗满的圣殿,以博得犹太人的欢心。”为了解决和教会的纠纷,拿破仑展开了和教廷的谈判,当时的教宗比约七世任命国务卿Cardinal Consalvi为谈判代表,经过半年的协商双方在1801年7月15日在巴黎签署的政教协定,在这份协定中法国政府承认罗马天主教是法国绝大多数民众所信仰的宗教;天主教与法兰西民族历史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在法国历史上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是法兰西多数民众信仰的宗教,理应可以自由的实践和信仰。这一点,看起来很好,似乎恢复了法国教会的自由。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政府要求教廷重新划分教区。在大革命爆发的时候,法国的134个教区被强行重新划分,教廷始终没有承认法国政府单方面的举动。但是与拿破仑签订的《政教协定》中,教廷被迫做出了让步,对于法国的教区重新进行规划,与法国的行政区域合并,并且建立了一些新教区。由原来的134个教区变成了60个教区,其中10个为总主教区。一切法兰西的主教,不管是昔日发过誓的官方教会的主教还是拒绝发誓非官方教会的主教,必须要全部退职。法国的国家元首,就是拿破仑,有权力提名主教,但是却要教宗赋予神权。对于主教的人选,用时下最流行的话就是政治上靠的住为首要条件。法兰西的一切神职人员,不管是主教还是司铎都要发一个忠诚于国家的誓言。教会也声明放弃大革命以来被没收的教产。作为对教会损失的补偿,法国政府将要承担法国神职人员的生活费用,为他们提供薪水补助。主教必须和当地政府合作,进行教区和堂区的重新划分。

1801年的《政教协定》,虽然表面上实践了法国政府和教廷之间关系的正常化,并使法国教会看起来获得了久违的和平,但是教会在此期间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蒙受了很多的损失。拿破仑在签订《政教协定》之后,在法国公布的时候又擅自增加了77条的附加条款。这77条完全是法国政府单方面附加的条款,完全没有和教廷商量的附加。其中规定:教宗和主教会议,包括罗马一些重要的文献、教宗的通谕、手谕,教会的一些信理和伦理文件,必须经过法国政府的批准,方能在法国实施。修院的教师或是非神职必须遵守当年的法兰西(高卢)主义的条款。法国教会只允许使用法国政府批准的教理书籍,对于平信徒提供培育。未经政府同意主教们不得召开主教会议。按照过去的标准,教廷驻外使节有权利探访各教区,代表教宗行使巡视的权利,实现教廷和地方主教之间的密切关系。但是在附加条款中明文指出,教廷驻法大使如果在法国境内巡游,需要得到政府的批准。可以看到,在这些条款中,尤其是附加条款中,践踏了一些教会固有的权利,这也使得教会懊悔不已。教会当时迫切地想和法国改善关系,重建昔日的外交关系。匆忙之中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而且虽然派了大使,但大使又发挥不了固有的作用,反而被法国政府利用,添加了很多教会无法接受的条款。

尤为棘手的是如何处理在教难期间法国那些忠于教会,忠于教宗的主教们,对他们如何处理?这批人在大革命时代,在激烈迫害教会的时代,他们靠着自己顽强的抵抗,忠于信仰、忠于圣座。如今苦难刚刚过去,痛苦的经历依然在他们心中记忆犹新。这个时候如何处理这批主教——没有宣誓过的、非官方的主教?拿破仑胁迫教宗,要求尽快解决那些主教。他首先向教廷承诺,我不会再任命那些曾经发过誓言的大革命时代官方教会主教们,将不再提名他们。进而要求教廷也要有所举动。那些非官方的主教们,教廷应该把他们处理掉,让昔日的官方和非官方的主教同时退位,由教廷和法国政府协商同时选出一批新的主教。教廷也迅速处理了一批昔日的非官方的主教来换取拿破仑的让步,很多主教忍痛表示服从教廷的决议,从而隐退。但是讽刺的是拿破仑所提名的主教,都是昔日在官方教会声名显赫的人物,当年鼓吹要脱离教宗,拥护共和政府,拥护革命政府的那批人。拿破仑本人对教廷的承诺,很快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这就是法国政教协定的后果之一,非法成为合法,合法让位退隐。

这份协定签署后,并没有带来教廷预料中的结果。而且协议也并没有随着拿破仑的垮台而消失,反而是被此后的历届法国政府延续无论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下的政府,延续到20世纪初。经历了太多的动荡与曲折,法国教会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反观今日的教廷对华协定,教廷是否有信心不会重蹈覆辙,让这历史的悲剧重新上演?法国的政教协定中虽明文承认教宗为教会最高领袖,仍然肆意而为。而现在的这个协定无只言片语透露教宗地位如何。(当然除了某些具有特异功能的外籍中国专家们能从白纸上脑补出有这么一句话,他们异于常人,不能以寻常眼光看待)反而看得清楚的是一会一团的声明以及南京会议发言是“中国天主教会不受外国宗教组织控制和支配,不允许境外势力插手和干预中国教会事务。必需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让这一原则成为所有神职人员和教友的牢固共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动摇」,而在推进宗教中国化时,独立自主自办更是中国天主教会安身立命之根本。”这样的信息够不够明确那?教廷要员们看到了吗?

圣诞节即将到来,新一轮抵制圣诞的闹剧已经在中华大地上如火如荼的展开,也算是送给协议的一份小小的圣诞礼物。衷心的希望曾经的悲剧不要再次上演,在黎明曙光到来前的黑暗时刻,我们期盼看到那指引希望的异星能带领我们走进救主,因为时间属于他,历史属于他,光荣和权力也将归于他!直到永远,阿门!

上一篇:中梵协议并不使得迫害合法化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之行和梦想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耶路撒冷哭墙「祈祷」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神父:服务青年及呼应世界主教会议,却成为「殉道者」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和平大会上的发言
沈斌主教在意大利世界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后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展望“中梵临时性协议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邀请教宗方济各访华
「红色主教」教廷统战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